成 都 创 芯 电 子
CHENGDU TRANTION ELECTRONIC
原装正品 · 现货供应 · 正规增票

封测巨头长电科技的成长史

发表时间:2019-06-06 15:06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全国各地一窝蜂搞起了晶体管。江阴地方政府创办的长江内衣厂也不甘寂寞紧跟潮流,在1972年办了一座江阴晶体管厂。不管你是造内衣的还是穿内衣的,从此就是我们半导体人。你别说,还真搞出点名堂。在我国同步卫星发射中作出贡献,还得到了国家级表扬。从此该内衣厂……啊不……是晶体管厂一飞冲天,然后濒临倒闭。


江阴晶体管厂

成绩不错,咋越混越次?这不得不说,当时改革开放国策之后,大批有“绝活”的外资半导体企业来到我国,除了国资背景的华晶集团(原742厂)得益于国家投资建立的一条4英寸生产线外,其他都惨不忍睹。而这家江阴晶体管厂,从1985年开始只为华晶做配套服务。这没做三年,日子越发萧条,濒临倒闭。就在1988年尾(12月30日),一个32岁青年人被提拔为厂党支部书记,这个人名叫王新潮。

32岁小年轻能行吗?除此之外,我们再看一下王新潮当时的履历。1956年出生,政治出身不好,初中文凭,后取得“大专”同等学历,2年泥瓦匠工作经验,11年纺布厂机修工经验,还没高级证书。梦想:小提琴家、记者、哲学家。爱好:读书(尤其马列主义相关)。自我评价:肯吃苦,爱学习。

唯一的客户华晶看到这个简历,心想“什么玩意?”哪一个跟半导体相关?没辙,还是市领导出面,王新潮在质疑中当上了副厂长。如果是个厉害的厂子,当个傀儡副厂长也美滋滋,奈何当时全厂200人,平均工资1500,江阴倒数第二。关键该厂子的成品率只有50%,这如坐针毡啊。

王新潮死抓质量,一年后,成品率飙升到了70%-80%。华晶一看,这小子有前途,于是在1990年,王新潮摇身一变成了王厂长。虽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时候,但这是一个亏损已高达218万资不抵债且只有一个客户的烂摊子。在这里当厂长,想想就刺激,刺激到夜不能寐。


王新潮出任厂长就职演说,图源:长电科技官网

据说,王厂长当时烧了三把火,第一,亲自作词作曲写厂歌,搞企业文化。第二,抓质量。第三,带人搞新型LED指示灯,弄点新项目。前两者嘛,不用多说。这第三把火貌似遭遇点麻烦。厂里有领导和工人投反对票,表示太冒险。这些反对的人也真是的,平时唱唱厂歌,搞点娱乐活动积极的很,现在要钱搞新项目了,缩了。

但王新潮不缩,在银行不能贷款的情况下,四处借钱,真凑出了5万块。从1991年到1993年,王厂长化身王销售骨干,骑着28杠到处推销,最终新开发的LED指示灯销售额占比达到了三分之一,以前只能抱华晶大腿的厂子也终于实现了扭亏为盈。

在1992年,江阴晶体管厂正式更名为长江电子实业公司。开启了新的征程。

新故事的开头就是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真的是人逢喜事……不对,应该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当时还遭遇器件走私危机。生意惨淡,又遇绝境,甚至要卖厂子。

话说,有一天,工厂停电,王新潮和5位骨干来到扬子饭店开会。这会一开就是两天啊,气氛凝重、现场压抑。据当时记录员——长电科技党委副书记沈阳表示,整个过程经历了担心、犹豫、热血沸腾等潮起潮落。

如果把长电科技几个字去了,还以为在开传销大会。之所以气氛凝重,因为会上产生了一个大胆的假设——把生产规模扩大4.5倍(即TO-92封装晶体管的产能从已有的3亿只提升到13亿只),品质提高到三星的标准,外观做得和进口产品一样漂亮。王新潮认为:中国一定会成为世界分立电子元器件的中心,而中国的集成电路市场还处于人才和技术的积累中。

规划的好!但是钱呢?

找来找去,王新潮终于找到北京一家合资的融资租赁公司。当时该融资租赁公司的日方代表来到长电逛了一圈,说了句:“规模太小了,我们都是几亿几亿地投。”王新潮等人顿感绝望。

看在长电还有点样子,工人努力。这位日方代表又说了句:“桥豆麻袋,我回去再讨论讨论。”

最终,这家租赁公司分三期共投入了800多万美元。这给长电跨越式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资金支持。钱的问题搞定后,就是撸起袖子加油干了。当年产能从3亿颗增至13.5亿颗,企业一下子成为国内最大的分立器件制造商。

当时也恰逢国家大力打击走私,曾经泛滥的走私产品被阻挡在国门外,分立器件市场出现较大空白,长电数钱数到手抽筋。据王新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1999年30亿颗、2000年60亿颗、2001年100亿颗,产销两旺自然带来了盈利的快速增长,公司一下子发展起来了。

千禧之年改制,成立江苏长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更是壮大为江苏新潮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同年6月3日,长电科技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中国半导体封装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

图源:长电科技官网

你知道的,有点历史的大厂,熬过了98年,就要迎来08年。新一轮的金融危机让公司销量断崖式下降。据媒体一篇专访王新潮的报道中,名为奚静娟的封装后线导班主任回忆道:“一个车间三个班,一个班10多个人,那段时间,一个班只有2—3人干活,其余人轮休。大家每天早上到车间,第一件事就是先看值日班长排的轮休名单上有没有自己的名字。每次进车间时,心中总会默默地祈祷‘别轮上’。”

不过那一年,长电在国内首家建立了SiP(系统封装)生产线。此外,直到现在也仅有一家美资公司在国内建有SiP生产线。

虽然08金融危机很可怕,毕竟长电这么多年也做了不少事情。比如2002,王新潮专程到摩托罗拉总部所在地亚利桑那州凤凰城买下了一条生产线,并成立了新顺微电子公司;比如,长电和新加坡APS公司合资成立了长电先进封装有限公司。显然,面对危机还需自身硬。

不断壮大的长电似乎要玩一票大的。

就在2015年初,已坐稳国内封装龙头地位的新潮集团宣布旗下长电科技对全球排名第四的星科金朋进行收购。

该收购要约刺激的地方在于,星科金朋的资产规模两倍于长电科技,收购前者无异于“蛇吞象”。在收购之前,高层内部已经争论半年之久。据采访资料显示,当时,集团里反对声此起彼伏,尤其是几位快到退休年龄的副总,他们是2000年改制时一起创业的。这么多年一路走来,经历了无数风雨,辛辛苦苦才创下了这大好的企业。“现在日子过得挺好的。放弃吧!不要再冒风险了。”几位老字辈副总表明了态度。

王新潮却认为:我们的技术尚未达到国际一流水准,尚未进入国际一流客户供应链,如何来突破这一瓶颈?如何敲开高端客户的大门?如何跻身全球产业第一梯队?


图源:长电科技官网

此番话醍醐灌顶,直击心灵,安于现状是不可能安于现状的,要玩就玩“蛇吞象”。最终收购星科金朋花了7.8亿美金(折合人民币47.8亿元),其中长电科技投入2.6亿美金(折合人民币12.5亿元),其余资金来源于产业基金和银行贷款。

对于这笔收购至今仍众说纷纭,有人用数据分析道:

“要约收购完成后,星科金朋连续3年大幅亏损,长电科技以业绩预测无减值为由,未对星科金朋的20余亿元商誉计提减值准备,但以该公司2018年上半年的表现来看,2018年度商誉减值在所难免。

这场收购还引发了后续的采购补偿和债券赎回等问题,拖累了长电科技的整体业绩,2015年,公司净利润为-1.6亿元,即使2016年公司收到了2.1亿元的政府补助,净利润依旧亏损3.2亿元。2017年,公司只能通过变卖子公司股份、调整所得税等方式勉强扭亏为赢,避免成为ST公司。2018年11月,公司向关联方出售了分立器件自销业务相关资产,交易金额达6.6亿元,力保2018财年赢利。

2018年下半年,半导体产业降温,机构预测封测行业下行周期可延续至2019年,长电科技能否顺利通过资本市场的考验尚待观察。”

此外,就在去年9月份,有媒体报道,长电科技董事会全票通过董事长兼CEO王新潮、总裁赖志明分别辞去职务的请求。同时,公司第二大股东--王新潮的新潮科技继续减持股份,市场哗然。

今年4月25日召开的长电科技第六届董事会上,提名名单宣告了王新潮已经无缘下届董事会。同时,据业内人士透露,从上个月17号开始,长电科技新任董事长是周子学,而王新潮正式退出。

前不久,长电科技发布了其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公司在本季度营收45.14亿元,同比下降17.77%,公司亏损达到4951万元,扣非后的亏损更是高达1.67亿元。


长电科技2019Q1财报截图

此前,拓墣产业研究院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十大封测厂排名,日月光以11.16亿美元的营收排在第一。长电科技排在了第三,但营收同比下降是最高的。


再加之如今大环境影响,长电科技似乎正在经历新一轮考验。


成都创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致力成为西南地区最优秀的电子元器件代理分销商

Phone:+86-15828333292  Email:trantion@sina.com

地址:成都市郫都区菁蓉镇静园东路260号创梦楼1楼

关键词:连接器、HRS广濑、JAE日本航空、IC芯片、ADI亚诺德、Xilinx FPGA、Altera FPGA、Mini-circuits、Qorvo、微波射频、一站式配单、线束加工


备案图标.png川公网安备 51012402000355号‍  蜀ICP备19001721号